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妖魔文】(正传)(02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【妖魔文】(正传)(02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字数:734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位于人间西边的巨龙山谷,居住着三界第一强的种族——龙族。龙族天生强大,肉身强悍,但生殖力不行,尤其是纯血脉的龙族,很难生下孩子,于是,生性好淫的龙族在这好多年里和其他生物繁衍,生下了蛟龙,虬龙,龙人等混血儿。它们聚居在这山谷里,不问世事。

  这一天,博望奉师傅的命令带着四位师弟来到巨龙山谷,守在谷口的几名守卫见有人来,厉声问道:「站住!你们是什么人?胆敢擅闯巨龙山谷!」博望见说话的这个守卫体型高大强壮,龙的脑袋人的身子,向前施礼道:「在下是神界光明使者杰克座下大弟子,博望。这几位是我的师弟。我等此次前来是奉师命,求见赤龙王,有要事相商!这是家师的名帖。」说完,从怀里拿出一张帖子递到守卫的手中。那守卫拿起名帖放在鼻子跟前嗅嗅,仔细看了看后,觉得没问题,就说到:「我先进去通报!你们几个,先看住他们!」说完,拧着龙头走进谷里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这守卫一路小跑跑了出来,见博望一行人都在,拱手说道:「龙王有命,请几位进去。几位,这边请!」说完,便打开谷口大门,带着博望一行人走了进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,博望等人走了出来,来到离谷口三十里地的一片小树林里。「可恶!那龙王纯粹是在敷衍咋们!我就不信了,那龙珠早不丢晚不丢,偏偏在咋们来的时候不见了!我看,分明是龙王不肯帮咋们对付魔族,才找这么个蹩脚的借口!哼」「好了,别抱怨了。听大师兄的吧。」另一个声音想起。原来,几人进入谷后见到龙王,说明利害希望龙王能下令帮助神界对付魔族,可赤龙王却说龙族的象征——龙珠竟然不见了,现在整个龙谷人心惶惶,腾不出手帮助他们。博望等人一听,好说歹说都没有效果,住了一晚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龙谷。

  博望沉吟一会儿,站起身来吩咐道:「算了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,不必怪人家了。这样,七师弟、八师弟留在这里,返回龙谷帮助龙王去寻找龙珠,如果找到了,就直接联系我们,我想,龙王高兴了会帮我们的。其他师弟先和我返回星罗城面见师父,看师傅有何打算吧。」众弟子一听,齐声道:「是!」于是,博望留下两名弟子,就和其他人化作流光返回星罗城。

  等他们人彻底走远时,那个年龄较小的师弟问道:「师兄,现在我们该咋办?」年龄较大的说道:「听大师兄的,先回去吧。」就在两人准备离开时,只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:「呵呵~ 两位哥哥想去哪儿啊~ 带上媚心好不好呢?」那声音柔酥媚骨,由远及近传来。两人大惊,喝问道:「何方妖孽,胆敢在此造次!」「哎呦~ 两位哥哥好凶哦~ 奴家好怕啊~ 」说着,就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。两师
兄弟定睛一看,只见来人扎着漂亮的马尾辫,身上穿着一袭白色公主短裙,包裹着那完美的身材,裙子下面两条修长的美腿穿着白色透明丝袜,踩着一双银色的公主鞋,迈着诱人的步子缓缓走来,那妖艳的媚脸巧笑嫣然,直勾勾的盯着两人,眼里散发出一阵阵无形的诱惑媚光。

  这两师兄弟哪见过这般妩媚动人的妖精,看着那水灵灵的桃花眼,只觉得四肢发软。媚心瞧得好笑,阴森森的笑道:「呵呵~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呢~ 刚来到这龙谷,就碰到两个神灵,上天待我不薄呢!」说完,一个闪身,一左一右扣住两人的脖子,两人只觉得一股阴凉的气息袭入身体,一身法力竟然被锁住无法施展。媚心看着两人,痴痴地笑道:「呵呵~ 这下有这两个家伙,不但能一饱口福,还能帮我一把呢~ 唔~ 这神仙的滋味,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呢~ 呵呵呵……」

  树林外只听到两声痛苦的惨叫,紧跟着断断续续地传出一阵阵令人发软的娇喘和荡笑声。

  当天傍晚,龙谷守卫见到两个人走了过来,一看竟然是昨天博望一行人里的,问明来意,原来是来帮助龙王寻找龙珠的。守卫进去通报一声后,就带着两人走了进去。龙谷中,跟在守卫身后的两人相视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粉红色的光芒。
  另一边,却说血螳吸干了鬼蚊后,马不停蹄的飞向鳄鱼族所在的地底深潭。刚到潭边,就听到身后传来两人的对话声,一个闪身变成一只螳螂,掩藏在岩石后面。只见两个长着鳄鱼脑袋人的身体的鳄鱼妖怪缓缓走来,嘴里还聊着。一个骂骂咧咧的:「真他娘的脑残!你说咋少爷是怎么想的?就见那蝴蝶族公主一面,竟然把好不容易得到的令牌送给了她,那可是能通往人间的令牌啊!就这么白白送人了,你说他……唔!!!娘的,你捂我嘴干啥!」另一个小心翼翼的说道:「你不要命了!都到家门口了还敢这么说话,不想活了!」那妖怪嘟嘟囔囔的骂着,可声音确实小了不少。刚捂嘴的妖怪见同伴冷静下来,不禁宽慰道:「你呀,别管这没用的!好好做好你的事就行了!」「可是,咋家少爷未免有些……」「你别吵!!!当心被人听见!」说完,还仔细看了看四周,发现没人后压低了声音说道:「我告诉你,你可别到处乱说啊!其实啊,咋家少爷精明着呢!你想啊,那蝴蝶族只不过是一个小部落,就最近招进来一个驸马还算厉害点。咋家少爷一见面就把那么贵重的令牌送给蝴蝶公主,你想她那便宜驸马会咋想?到时候,两个人闹将起来可是一场大乱子,咋家少爷再来个雷霆扫穴,不仅可以拿回令牌,还能收服整个蝴蝶族,在老爷面前岂不是大功一件?」说完直接笑了起来,之前还嘟囔的妖怪也不埋怨了,直接伸出大拇指说道:「高!咋家少爷实在是高!这手段,难怪能得到令牌呢!」两个妖怪哈哈大笑,渐行渐远。

  等他们走远,血螳直接走了出来,嘴角挂着冷笑:「哼哼~ 看来,得改变目标了呢!」说完,直接化作一缕青烟离开了。距离地底深潭不远处的一个小部落里,蝴蝶公主的闺房里,传来一声「啪!」的声音。只见蝴蝶公主正捂着被扇肿的脸颊趴在地上抽泣着;另一边,一个体型高大的粗犷男子手里拿着一块令牌,骂道:「好你个浪货!敢给老子戴绿帽子?!你还敢说跟那鳄鱼公子没关系,我就呵呵了。没关系人家一见你就把这令牌送给你?你说,是不是你两早就有一腿?不然,他给你令牌干什么?!哦~ 老子懂了,你两是想用这令牌去人间快活,是吧~ 啊~ 贱人!」骂完,直接上前一脚踢到了蝴蝶公主的小腹处,蝴蝶公主吃痛,
吐出一口七彩的鲜血,脸色苍白,也不说话,凌乱的秀发直接盖住了苍白的脸颊。那男人见到公主这个模样,直接吐了一口唾沫,骂道:「贱人!真是贱人!老子来这儿都一年多了,不跟老子说话,也不跟老子上床,老子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妖怪了!你去问问你那侍女小薇,老子的床上功夫咋样?不跟老子好,原来是心里头念着那臭鳄鱼呢!哼!老子告诉你,老子不伺候了!你这蝴蝶族就等着被其他妖怪啃得一干二净吧!这令牌老子拿走了,就当是老子这一年来,为你蝴蝶族鞍前马后的辛苦费吧!呸!真是贱人!!!」说完,不管地上的蝴蝶公主,直接离开了。

  这男人就是一年前被蝴蝶公主招进来的便宜驸马,原型是一只土狼。虽然模样丑了点,但一身本事倒还可以。自打进了蝴蝶部落,原本一些欺负蝴蝶部落的宵小都被震慑住,也算让风雨飘摇的蝴蝶部落过上了两天安生日子!可是,好景不长,鳄鱼族的鳄鱼公子看上了这小小的部落,施展一手离间计,用令牌离间两人关系,逼走了土狼。

  房间外一阵脚步声传来,门直接被人打开,来人看到躺倒在地上的蝴蝶公主,大惊道:「公主!!!」说完,直接跑了过去,扶起了蝴蝶公主。看着蝴蝶公主苍白的脸颊,急忙喊道:「公主!公主你醒醒啊!别吓小薇啊!公主!」就在这时,蝴蝶公主直接伸出一只苍白的小手,紧紧扣住小薇的脖子。小薇被擒住命门,一阵发软,直接被蝴蝶公主骑在身上按倒在地。只见这时的蝴蝶公主再也没有以前端庄温柔的神色,取而代之的,是一脸的仇恨和疯狂,配合着苍白的脸颊和赤红的眼睛,活像一只吃人的妖精。

  小薇吓得哭了出来,颤巍巍的叫道:「公,公主……奴,奴婢是小薇啊~ 公!」
没等话说完,扣在喉咙上的手捏紧,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。只见蝴蝶公主冷冷的嘶声说道:「我问你,他是不是上过你了?说!!!」小薇泪水流个不停,哭饶道:「是!是驸马爷喝醉了酒……呃!公主,饶命啊!!!」蝴蝶公主听到小薇求饶,不禁松开了手,凄惨的笑着,一边笑一边哭,俏脸扭曲疯狂,「哈哈哈!!哈哈哈哈哈!!!我还算什么公主?我连保护整个种族都需要别人帮忙,我还配做什么公主?!」转而带着疯狂,恨恨的说道:「不行!我不能这样!不能!!!好个土狼,好个鳄鱼公子,好,好得很!好得很啊!!!你们不是想要我的身子吗?拿去啊!不是想要我的部落吗?拿去啊!!!来啊!来拿啊!!!你们好狠的心!好狠啊!!!好!你们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!我要一点一点,把你们欠我的,百倍,千倍的讨回来!」小薇看着公主疯狂的神色,感到浑身不自在,就在这时,原本抬着头的公主直接低下脑袋,嘴角带着嗜血的神色说道:「我需要力量!力量!小薇,你能帮我吗?」说完,还缓缓地摸了摸小薇的脸蛋。

  小薇只觉得那手比冰块还冰,全身打了个颤,弱弱地说:「自,自然。小薇是公主的婢女,自然跟着公主。公主要做什么,小薇就做什么!」「好!好奴才!那么~ 就去死吧!」说完,不等小薇反应过来,直接一口咬在小薇的脖子上,从嘴里伸出一根长长的口器,扎进小薇的肚子里,「咕噜咕噜~ 」吸食着小薇的血肉。

  没一会儿,蝴蝶公主站起身子,舔了舔嘴角的血渍,留下地板上已经死透了的一具蝴蝶空壳,踉踉跄跄地走出了房间。

  土狼带着令牌离开了蝴蝶部落后,一直向北准备前往魔界石。一路上他左右曲折,躲开了所有鳄鱼部落的人。「哈哈哈!有了这令牌,等到了魔界石,老子就去人间。嘻嘻~ 早就听说人间特别繁华,数不清的好酒美人,哈哈哈!真是天堂啊!嗝~ 咦?没酒了?」原来土狼一路潜逃,也不放过喝酒的机会,在喝光了最后一坛酒后,他眯着醉呼呼的双眼,四处张望着,「妈的!老子到底在哪啊?!真他妈可恶,要不是那些鳄鱼族的家伙,老子现在早到人间了,那还需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躲着!咦~ 有人?」原来就在前边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立着一所小小的茅屋,一缕一缕的炊烟升起。

  土狼当即飞身之下,「咣叽!」破败的茅屋大门直接被一脚踹开。只见屋里简简单单,一张简陋的木床边还站着一个女人,那女人一身亚麻色麻衣裹身,虽然破旧但洗的干干净净,下身一条有点破损的黑色麻裤,漏出一节白兮兮的小腿,脚上穿着一双草鞋,露出晶莹可爱的小脚丫。那女人像是吓坏了,见到土狼凶神恶煞,扶着木床瑟瑟发抖,「你,你是什么人?出,出去!」土狼见这女人虽然穿的破旧,但遮不住的美丽动人,大喜:「哈哈~ 没想到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住着这样的美人儿~ 老子这几天躲得憋屈,刚好拿这美人儿泻泻火!」于是,一边靠近女人,一边色眯眯的说道:「嘻嘻~ 小娘子~ 别怕!哥哥是好人,不会伤害你的~ 」女人见土狼靠近,又发现这么个小屋子已经没地方躲了,直接吓得跳上了床,蜷着身子,惊恐的喊道:「你,你想干嘛?别过来,千万别过来!」土狼见女人吓得俏脸发白,心里更是痒痒,感觉下身蠢蠢欲动,直接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将她拽了过来,「小娘子~ 别怕啊~ 你看这地方穷的紧,不如跟哥走,哥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嘻嘻~ 小娘子,你就从了哥吧~ 哥让你尝尝啥叫欲仙欲死~ 哈哈哈哈!!!」说完,直接一把撕下女人的粗布麻衣,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。

  土狼看的兴起,直接把女人扭过身子,按倒在木床上,迅速脱掉裤子,露出巨大的阴茎,那阴茎龟头比的上一颗鸡蛋,尤其是下面长满了凸起的肉刺,冲着吓得小脸煞白的女人点头哈腰。土狼也不啰嗦,直接扒下女人的裤子,撕开白色的小内裤,单枪直入刺进女人的阴道里。女人阴道极紧,里面的嫩肉一缩一缩的,流出点点淫水,尤其是里面传出一股惊人的吸力。土狼暗道:「真他妈个骚货!好美的小逼!」想着,也不管女人受的受不了他的巨大,开始狂抽猛插。

  女人一开始还苦苦挣扎,可后来随着土狼的动作不断加快,像是来了感觉,不自觉得迎合起来,紧咬着的嘴唇也轻轻张开,一点一点哼出淫声浪语。看着女人开始渐渐迎合自己,脸色发红,眉角含春,明显动情了。土狼也不着急,放慢了动作慢慢挑逗着女人。女人还在不断迎合,突然发现土狼的动作慢了下来,不禁抿抿嘴唇,挺着屁股想要刺激土狼。可土狼就是不依,还在不断放慢动作,最后,直接抽出肉棒,腆着龟头在女人湿淋淋的鲜美阴唇上磨擦着。女人仿佛来了兴致,不断抬高屁股,看土狼不为所动,终于放下矜持,浪叫道:「唔…快来…快啊……」土狼听到女人终于求饶了,调戏到:「快来什么啊?」女人红着双颊,媚眼如丝的说道:「让…让大……大肉棒进来啊~ 」「进哪里啊?」「进……进人家的阴道啊……哥哥坏死了,净折磨人家……」土狼听到,大喜,趴低了身子贴在女人柔润的脸蛋上问道:「妹妹叫我什么?」女人直接急了,伸长了挺拔的美腿缠上土狼的腰,挺着屁股大声说道:「唔……哥哥……大肉棒哥哥……快啊……插进来……妹妹痒死了……快插……啊!!!」原来土狼听她喊得兴起,直接一个突刺,将全部的阴茎插进了女人的小穴。只听「噗呲!」一声,淫水四溅,女人张大了小嘴大口呼吸着,只觉得那巨大的肉棒直接戳透了花心,顶在了子宫里面。土狼也觉得一波一波的舒爽,挺着腰运动起来。

  「哎呀!我的心肝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好会玩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千万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哩……哎呀!快让你撕开两半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心都让你肏飞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哦哦哦哦……啊……哦——耶!……我的好哥哥……啊……我的爷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的主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唷喂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女人不顾廉耻,摇头晃脑大声浪叫着。土狼一边耸动,一边问道:「妹妹真浪~ 刚才怎么不这么浪呢?」女人不依似的扭了扭腰:「恩~ 你刚刚…那么凶……人家当然怕了……哦…哦…用力……早…早知道…你有这本事……人家……人家早让你上了……那还等到现在……哦哦…好厉害…啊…我要飞啦哦…啊……啊!!!」女人举在空中的双脚绷直了,大脚趾和另外四根玉趾向相反的方向扭曲,双腿如同抽筋般的猛蹬了两下。土狼只觉得一大股滚烫的淫水喷了出来,直接交到自己的马眼上,只觉得腰眼一麻,重重插了两下后也泄了出来。

  「太…太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满……啊……射……射进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要你射我……啊……」女人不断扭动腰肢,拼命夹紧蜜肉,一股,两股……大股大股的精液不断流失,土狼的头脑马上清醒过来,只觉得危险不断想把阴茎往出抽,可那蜜肉紧紧扣住,动弹不得。土狼大叫一声:「不好!!!」就听到一阵阴笑声响起,偏头一看,哪还是刚刚压在身下的山野俏寡妇啊。只见女人一头浓绿色的头发,斜飞凤眸涂着绿色的眼影,她吐出香舌,细细舔舐着涂着绿色唇彩的小嘴,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,下面一对比刚才还要丰满挺翘的胸部划出一波波的乳浪,缠在腰上的美腿细嫩修长。土狼大惊失色:「你!你是血螳!!!你,你怎么会在这!!!」血螳也不说话,随着小腹一收,土狼只觉得身子里一大股精液溢出,丹田法力不稳,已经蠢蠢欲动快被吸出。「血螳奶奶,饶命啊!小的,小的再也不敢了!」可血螳意犹未尽,只是不断收缩小腹,吸出大股大股精液,没一会儿,土狼丹田空空如也,「卜~ 」的一声,血螳松开小穴,土狼直接软倒在地上。

  只见土狼一身灰色长毛,健壮的上身,细长的小腿,一张狼头硕大,张开血盆大口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。躺在床上的血螳慢慢起来,看着土狼这狼狈的模样,捂着小嘴站了起来。「哟~ 刚刚不是很有气势吗?怎么样,妹妹伺候的可还舒服?」
土狼只是大口呼吸,告饶道:「血螳奶奶!您大名远播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,您就放了小的吧!」血螳伸出素手一边抚摸着土狼的胸膛,一边娇媚地说:「这可不行,人家还没够呢!不如这样,你呢,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,我就放了你!」土狼脸色发苦,从没听说过有人在血螳胯下生还过,自己如今法力都没了,怎么可能达到她的要求。血螳见他不说话,眼睛一转,说道:「这样,姑奶奶给你网开一面!不用小穴吸你就是!」说完直接站起身子,抬起美腿,将那可爱的小脚丫放在土狼的眼前,「舔!舔舒服了,姑奶奶可以放你一马!」土狼一听,眼中闪过一抹神采,伸出粗糙的大舌头,乞命一般的舔着。

  血螳的小脚确实完美,只见雪白红润的脚掌上五个蚕豆般的脚趾,脚指甲上涂着绿色的指甲油,五趾匀称,脚背略高,脚掌肉厚,白如凝脂。肤质光滑细致,足弓弯曲,脚趾上翘,足间更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催情香气。土狼舔的兴起,一会儿从脚跟舔起,舔过脚心,脚掌,再吸吮脚趾,一根一根;一会儿性一张口,将整只前脚掌连同脚趾吞入口中,用舌头搅拌那五个跳脱可爱的脚趾头。「唔~好舒服~ 哦~ 」血螳被舔的舒服,微微眯起眼睛,嘴角带着一抹满足。过了一会儿,看着土狼痴迷的努力舔舐,缓缓抽出玉足。只见整只玉足湿淋淋的涂满了土狼的口水。血糖也不恼,妩媚的瞥了一眼土狼,玉足脱兔般的在土狼身上游走,一会儿踩土狼胸部,一会儿用脚趾捏土狼大腿,一会儿又勾土狼的下巴,土狼被她弄得可谓魂不守舍,气喘如牛,大肉棒冒着热气儿,一跳一跳的。

  血螳看见,直接伸出玉足,踩在了肉棒上,一点一点压下,直接压在了土狼的小腹上。一个侧身,曲线玲珑的侧躺在土狼身边,一手瓣过土狼的大嘴。土狼见到眼前一对跳脱的浑圆玉乳,前面粉嫩的乳头翘首挺立,只看的口水都流了出来,直接张开大口,用参差不齐的牙齿和粗糙的舌头细细品味。而血螳一边享受狼嘴的伺候,一边控制小脚慢慢上下摩擦着,右大脚趾分开,紧紧的夹住了鸡巴,左脚的脚趾在龟头上轻轻的摩擦着,更是让雪白粉嫩的赤脚在土狼身体的不同部位开始行动,甚至竟将她的玉足伸向土狼的后庭,用大脚趾轻轻捅了进去,来回抽动。

  没一会儿,土狼浑身抽搐,自马眼喷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流到了那一双美丽的小脚上,血螳带着媚笑,一边按紧土狼的脑袋,让他狠狠吸允自己俏丽的樱桃,一边轻轻摩擦双脚。只见沾上的精液一点一点消失,那双动人的玉足更显光彩。而土狼红着双眼,挺着巨大的肉棒浑身抽搐,一股一股的精液喷个不停。

  过了好久,那根肉棒已经萎靡,彻底缩成一团,而土狼更是奄奄一息,微微抽搐。血螳松开双手,挺着沾满口水的美乳微微向前,一手捧住萎靡的肉棒,瞥了一眼快没气的土狼,张开樱桃小口,将那肉团吞了进去,「吸溜吸溜~ 」不一会,微微翘起的肉棒喷出最后的一发子弹,血糖紧紧咬住肉棒,一滴不剩的吸干了所有。

  过了一会儿,血螳赤着身子踏过已经彻底变成干尸的土狼,手里拿着令牌,目光火热的看着天空,「人间!我来了!!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