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坚强的女高中生
坚强的女高中生

「你的确有种,我从未见过如此坚强的女高中生,我想我也是不可能令你亲
口说出屈服的……」约翰向着小如说。自被擒以来小如一直所表现出的勇气、斗
志和胆色,实在令人动容,就连一向御女无数的约翰竟也被她那近乎神圣般的气
势所压倒,未开始已几乎打定输数。
? ? 「……但无论最后是否有人能令你屈服,我们今晚仍是不会放过你的,只怪
你的身体实在太叫人动心了,若果就此放了你不奸我们必会后悔一生,所以就算
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身体,你便认命吧!」
? ? 便如他所说,小如最后纵能赢得了这口气,但结果还是将会逃不过被轮奸的
命运。因为无论她个性多坚强,肉体上也必敌不过这四个男人。
? ? 这对一个16岁的少女来说,是何等残酷的现实!
? ? 小如沈默着一言不发,似乎也已接受了自己的命运。无论肉体如何受辱,总
之別要令灵魂也失守便可以了。
? ? 她现在上下半身对折折合,一只手腕和脚腕都被绳绑在一起,再经由天井垂
下的一条锁链的尾部勾住而吊起,位于最下方的屁股则大约是在众人的眼前的高
度。
? ? 一具古胴色的美妙少女美丽,现在却像屠宰场中的猪肉般被吊在半空,令看
的人心中都生出一种倒错的冲动。
? ? 但悬在虚空中的身体,迎着风在像钟摆般微微摆动着的那份不安全感,却令
纵然是勇敢的小如的心中也不禁微生怯意。
? ? 此时,约翰拿出了他要使用的器具,那是一条非常幼细而长形的管子,管子
的盡头还有一个球形的泵。
? ? 「虽然暂时不能插你的肉洞,但你还有其他洞可用呢!」
? ? 说着,约翰把手伸向小如悬在空中的下体,搜索着他的目标物。
? ? 「!!……咿!!……」
? ? 小如只感到小便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痛楚,令她悲鸣起来。
? ? 原来约翰正把那条导尿管插入她的尿道中!竟然连尿道也不放过,小如再一
次感受到这伙人的异常和可怕。
? ? 「痛!……喔呜……不要!」
? ? 导尿管仍在继续逐分深入着,从未被异物侵入过的排尿通道被压迫生痛,一
时间小如也不禁怀疑自己的尿道会否破裂了。
? ? 「……差不多了,应已到了膀胱了吧。」
? ? 说完,约翰便开始抓着导尿管尾部的气泵,开始泵起气来!
? ? 「咿!……啊啊……疯子,不要!……」
? ? 被贯入的气体所压逼的膀胱,开始产生了急激的尿意。
? ? 可是,尿急却又排不出来的感觉,绝对是非常的难受,比起之前的鞭责、痕
痒责,这尿责的种类虽有所不同,但可怕程度却犹有过之。
? ? 尤其是容量有限的膀胱,在不断泵入空气后已是肿胀欲裂,相比起现在那种
内脏像要爆裂般的痛楚,刚才所受的皮肉之苦反而已算不上甚么!
? ? 「呀……好痛!要爆了!……要死了哦!……」
? ? 小如脸也发青,冷汗直流,身体也在不住颤抖着。
? ? 如果再如比下去,膀胱将会破裂而令尿液氾漤在体内的内脏间吧?不过约翰
当然未至于冷血到那种地步,况且游戏的规则也是不容对她做成永久损害。他见
情况差不多了,便把导尿管尾部的气泵拔了出来。
? ? 「啊!啊啊啊……」
? ? 立刻,烫热而冒着蒸气的黄色污水便从管口沿沿不绝地倾流出来,一直倾落
在地版上!
? ? 在人前失禁排尿确是非常羞辱,但另一方面痛苦的膀胱正逐渐舒畅下来却也
是事实。小如的脸上便正夹杂着羞耻和恍惚的两种表情,代表着内心两种截然不
同的感受。
? ? 自被补捉之后已三个多小时,再加上之前在田径部练习后喝了很多水,所以
现有的小便也维持了半分多钟仍未停歇。
? ? 「呵呵……好喝……」变态的马可更蹲到小如的正下方,张开口迎接着她正
在排出的「圣水」。
? ? 终于,急流的水势缓和了下来,变成水滴,直至完全停止为止。
? ? 「喔呜……」小如似乎仍未从人前放尿的卫击中回復,显得一脸失魂落魄。
? ? 导尿管被拔了出来,约翰的手开始在她浑圆的粉臀上抚揉着。发育进度不错
的小如在屁股上也已有了优美的曲缐,但作为运动健将的她肉质却特別结实而副
弹性,摸上去时手感极好,和一般师奶那种近乎有点松的「肥态」不同。
? ? 约翰反復又搓又揉那可爱的肉臀,而且更只手一分,直视她臀部的谷间去。
「那裏型态如何?」路嘉问道。
? ? 「唔……颜色稍为比外面深,那个末开花的菊花般的口儿合得好紧,玩起来
应会很过瘾吧!」
? ? 被人形容着自己屁穴的状况已是很羞的事,但接下来约翰的手指更在中心点
一压,刺入了裏面少许,更是令小如难以置信!
? ? 「竟然做到这地步,太污秽了!……」
? ? 「怎会,美女的任何东西也是香的,那口儿更像婴儿的嘴般一夹一夹的,好
爽!……啊,你怎么眉也皱成这样?难道你有……洁癖?」
? ? 小如被约翰的话说得一愣。虽然她并不算有严重的洁癖,但她的确是一个很
注重清洁和非常讨厌污秽的人。
? ? 「呵呵,那便好了,可能今次我真的有机会令你屈服呢!」
? ? 约翰狞笑着,在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了一件器具在小如面前虚晃着。
? ? 「!……」小如一看,立刻感到心脏也好像要凝结起来。
? ? 那是一支特大注射针筒,裏面还注满了某种不明液体。小如虽然是女校生,
但却不是那种深闺或内向的人,故此「浣肠」这种变态事她仍是有听过,当然,
在今天以前她是做梦也沒想过这种事竟会真的发生在她自己身上。
? ? 「这是浣肠原液呢!」约翰还怕她不明白,阴笑地解释着。
? ? 「啊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太变态了……」
? ? 「想不到悍马的你竟也会声也震了,真的这样害怕这东西吗?」
? ? 约翰把针筒的嘴管在小如的屁穴附近游动着,那冰冷的感触更像是在催动着
小如所有细胞对浣肠恐恕惧。她咬着下唇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怯意的神色。
? ? 约翰当然不会留情,开始把嘴管刺入了肛门之内。
? ? 「咿!……」
? ? 浣肠原液开始注入,感觉便好像有液体在流入内脏之内似的。
? ? 「够了!……肚子好胀!……」
? ? 「甚么?还只是入了一半而已,再忍耐一点吧!」
? ? 旁边的人也在凝神欣赏着,把吊起的女体注入浣肠液,好像泵气球似的小腹
也开始鼓胀起来。
? ? 「喔喔……好辛苦……」
? ? 「呵呵,行了!」约翰在把管中近三百cc的原液完全注入,才满意地把嘴
管拔出。
? ? 「啊啊,请让我去厮所!」
? ? 因为注入的是浣肠原液,而且这次是小如的处女浣肠,所以药力生效得特別
快,才刚注入完,小如已感到肚子在咕咕地叫着。
? ? 浣肠液强烈地刺激着肠腔,令她的直肠痛得如绞在一起,冷汗直冒,那种勐
烈的肚痛比鞭打她更要难受。
? ? 「傻瓜,让你去厕所的话那还叫施责吗?」
? ? 「可、可是……」
? ? 可是若在众人面前排便,却是一件耻辱到极点的事,尤其是对自尊心和洁癖
都比人强的小如来说更是加倍难受。
? ? 只见她咬得下唇如要破裂,面色也青白起来,全身香汗淋漓,汗珠在古胴色
的肌肤上格外耀眼,而娇躯也在不断地抖震着不止。
? ? 可是,到底还是敌不过急激的敌意,肛门括约肌的失守只是时间问题。「快
……让我去!……厕所!……啊啊,不行了哦!……」
? ? 泌洌啪啪……
? ? 「啊啊啊啊!!!……」
? ? 一声哀鸣之下,啡色的粪便终于由肛门中喷射而出!
? ? 「不、不要看!!……」
? ? 括约肌一但松强便不易再合上,令粪便像喷泉般源源喷出,而在反作用力的
原理下,大便的喷出更形成一种动力,令吊在半空的小如像洩气中的气球般在不
住打着转。「啊啊啊……不要看……呜呜……」
? ? 「哗!……」「好精采!」
? ? 面前的情景看得众牧师都赞叹不已:一具美妙的肉体正吊在半空不住打转,
而啡色的粪便更如公园的花圃中的自动淋水器般,射向四周洒得地板上周围也是
啡色一片。
? ? 「嘻嘻……」
? ? 约翰这时更恶作剧地按下墙边的按掣,在一阵齿轮的声音下,半空中的小如
开始缓缓降下!
? ? 「啊啊!不要!……」
? ? 「不要的话便认输吧,承认变为我教的性奴吧!」
? ? 「讨、讨厌!……啊呀!」
? ? 小如的肉体降至地面,浸落在她自己排出的尿和大便之中。
? ? 「求饶吧!屈服的话我便可吊你回上面!」
? ? 「呀呀呀呀呀!!……」
? ? 可是,约翰忘记了小如在今天以来已受到了多少可怕的折磨,再加上倒在自
己粪便堆的冲击,令她在悲鸣了一声后便昏了过去。
? ? 当小如回復知觉,她发觉自己正躺在一个很大的浴池中。
? ? 有个人正在用水沖洗着她的身体,看那人的身型,小如认出了她正是那个女
牧师「路嘉」。
? ? 「醒来了吗?……还以为你有多坚强,还不是被我们约翰大医生弄得昏了过
去!」
? ? 「……」
? ? 「啊啊,你那种是甚么眼神?还凶巴巴的,难道已忘记了刚才倒在自己的粪
便中时那副可怜、下贱的样子了吗!」
? ? 小如咬了咬下唇,她知道刚才的事可能会令她日后不断发恶梦。可是,她仍
然拒绝向对方低头,起码也要保持这一点自尊,否则她恐怕自己真的会由人降格
成为奴隶。「……你真是非常特別,虽然如此强气和抗拒被虐,但却又沒有向人
施虐的倾向……」
? ? 「人是平等的,并沒有所谓绝对的支配者和被支配者这回事!」
? ? 「真是天真,果然仍是个孩子……」说着,路嘉以右手扫了扫她的乳尖,令
她浑身一震。「不过,这乳房却绝不孩子气,已经很有品质了……若果用蔷薇鞭
打在上面,令它一弹一弹的血花四溅,一定会很好看……」
? ? 路嘉舔了舔血红的嘴唇,右手沿小腹而下,直扫到她的下体。「咿!」
? ? 「很敏感呢……你这裏很快便要被插的了,而且是一支接一支肉棒地插入和
射精、玩足全晚,担保你就算怀孕了也不会知谁是婴儿的爸爸!嘻嘻……」
? ? 路嘉一边说,一边只眼激射出嗜虐魔的邪光。平时的身份是SM俱乐部的女
主人,路嘉可说是不折不扣的女王。
? ? 「……当然,进去不止男人的肉棒,我也有一大堆性玩具等着要让你尝呢!
尺码、大小各有不同,有些更几乎像手臂般粗大,会插得你连盘骨也会感到像移
了位般痛呢!」
不断说着残酷、可怕的说话,看来路嘉仍对自己刚才的驯悍失败仅仅于怀,
希望以小如的害怕来换回一点快意。
? ? 但小如并沒让她如愿。刚才的经歷,已经激起了她最大的反抗斗志,绝不肯
向他们示弱。
? ? 虽然是全裸和受制于人,但小如仍挺起胸,毫不退缩地目望对方。
? ? 感觉到像自讨沒趣,路嘉低声骂了一句,然后道:「好,洗干净了,出去抹
身吧,跟着便要到最后一回合由大祭司出手了。……老实说。我也不知道他会用
甚么手段,毕竟他一直都喜欢做旁观者,我也从未见过他真正出手去调教女人,
还真有点期待去看他会怎样对你呢!」
? ? 小如心中大感奇怪,看来虽然他们是同伙,但对于大祭司的性癖和行为却似
乎连其他牧师们也并不清楚。
? ? 那么接下来那大祭司会如何「对付」她?但无论如何也好,她也下定决心绝
对宁死不屈的。
? ? 小如随路嘉步出浴池,她经过洗涤后身体上的臭味和污液已盡去,而刚才所
受的鞭伤也平復下来,只留下一些微红的痕迹。有如出水芙蓉般的美态,看得叫
人窒息。
? ? 她的只手被带上了手扣,脚部也扣上脚撩,令她的行动并不太方便。
? ? 「你的书包在那裏,穿上裏面的运动服。因为约翰说想看你穿高中生运动服
的样子呢!」路嘉一边帮小如擦幹身体一边道。
? ? 「那变态医生……我只手扣住了,要怎样穿?」
? ? 「我来解开你的手扣……別妄想反抗,论体力我可是很有自信的。况且马可
也在那边看着呢!」
? ? 因为浴室面积很大,小如这时才注意到马可正站在另一边的出口旁,他正在
一直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刚出完浴的美丽,看得她面颊一红。但现在并不是害羞的
时候,因为她知道在只手自由的一刹,便是她唯一的、最宝贵的和最后的逃生机
会。
? ? 有两个人在监视着,其中一个更是男搏击手,而且自己还是在全裸的状态,
根本「飞」不到何处去;若是其他女人,或许已经会放弃反抗了。
? ? 但小如却不然,她拥有惊人的意志力和求生力,一直也从未放弃过找寻逃走
的机会,而且她很清楚,这机会一但错失的话她便肯定会处女身不保了。
? ? 所以当路嘉一解开了手扣,小如立刻整个人俯身缩入她的怀中。
? ? 「你幹甚么?!……呀!……」
? ? 路嘉正想出手去抓她,但却正好被小如作为借力,只手一托一推,巧妙地打
出一个柔道中的背负投。
? ? 原来小如她是学界中的柔道高手。別看她那对柔滑的纤纤玉手,在讲乎「以
柔制刚」的柔道比赛中,她已不知道用这只手摔倒过多少个体型比她高大强壮的
对手。
? ? 平时的一本背负会令对方背部着地,但小如知道现在绝不可以仁慈,所以便
打出了后脑着地的背负投,令路嘉一阵脑震盪,立刻晕歇在地上!
? ? 然后她便飞也似的奔往自己书包所在,把手提电话和「某东西」拿在手中。
? ? 然而在瞬雷不及掩耳之间,马可已经沖到她的面前。
? ? 「妈的死女孩,够胆反抗?路嘉毕竟是女人,但如果你妄想可以打倒我的话
便大错特错了!看我先扭断你的手再慢慢奸你!」
? ? 「对付你这种有肌肉沒脑袋的禽兽可不能用蛮力!」
? ? 小如向老大伸出右手,马可正想出手抓住她,结果小如却看准时机的把手突
然一缩,同时把掌心中的「某东西」向前送出,令马可的手只可抓在「某东西」
上。
? ? 「呀咔咔咔咔!!……」
? ? 那是小如昨天预备对付医生所用的最新型「防狼器」,强力的电击,令老大
在瞬间只眼反白,凄厉地嚎叫,然后整个人软倒在地上。
? ? 「他不会昏迷很久,一定要快点离开这裏!」
? ? 小如立刻穿上了运动服,同时用手提电话按了爸爸的手电筒的号码。
? ? 「怎、怎么回事!……」
? ? 当大祭司和约翰听到不寻常的巨响声而跑来了浴室时,只见马可和路嘉两人
都躺了在地上,路嘉仍是在昏迷状态,而马可则刚刚回復了知觉,震抖着歇力站
起来。
? ? 「那死女包……逃了!」
? ? 大祭司一脸愕然,他四周一望,只见其中一道窗户连窗花都大大打开着。
? ? 「她由窗口逃走了!」
? ? 浴室虽然是在二楼,但在外墙上却正好有些水管,以小如那田径健将的敏捷
度和身手,要爬水管逃走并不是太难的事。
? ? 这时,众人开始听到一阵警车的鸣响声,正由远至近迫近中!
? ? 「怎么员警来得这么快!」出乎意料的事接连发生,令大祭司再一次震惊不
已。
? ? 他们今次的失策,是在于教会一直以来的计画都进行得太顺利了,受害者也
都无力作出多少反抗,令他们或多或少失去了一定的警觉和谨慎,以致今次路嘉
和马可都遭到机灵的小如反击得手。
? ? 「快走吧!」
? ? 「路嘉她怎样?摇也摇不醒她……」
? ? 「別管了,再不走连我们都会逃不了!」
? ? 盛怒中的大祭司喝道。
? ? 莫小如瑟缩在一棵大树之下,焦急地在等待着。
? ? 终于,在附近传来一阵急速的脚步,几个身影正在向她跑来。
? ? 夜色朦胧,虽然看不清楚来者的面孔,但凭着十几年间的相依为命,小如绝
对可以感觉到来人究竟是谁。「爹地!」
? ? 「……小如?……小如!」
? ? 小如扑入了那宽阔的、怀念的胸怀中。刚才一直也表现得很坚强的小如,此
刻在确定可以脱险时,却反而「哇」地大哭了起来。
? ? 她始终是个16岁的女孩子。她其实也不是真的坚强得如铁石。刚才经歷过
那些如此可怕的性虐待,实在远超一般少女所能承受的限界。就算是小如,也会
为此而惊惶、害怕、痛苦……
? ? 但她的弱点却绝不表露在敌人面前,她的惊怕的样子便只会给爸爸一个人看
到。
? ? 「小如……我可怜的孩子……你一直都是那么出色,今次也不例外……接下
来便交给爹地去逮捕他们吧!」
? ? 莫正雄督察首先迎接了女儿,确保了她的安全后,随即加入他的手下们去追
捕「伊甸回归教会会」成员的行动。
? ? 这时他的手下已经先在別墅二楼中拘捕了一个昏迷中的女人,而根据小如的
情报应该还有另外三个男人在逃中。
? ? 「可恶,竟敢伤害我最疼爱的女儿,不可饶恕!」
? ? 莫督察满腔怒火,之前的追辑行动一直不顺利,今次更连唯一的至亲也捲入
了事件,他誓要令对方付出代价。「別跑,再跑便要开枪了!」
? ? 在一条横卷的盡头,莫督察和其馀两个员警见到了前面有几个人影,他们正
在一辆黑色的车子面前准备上车。
? ? 「可恶!我、我可不容你走得掉!」
? ? 妻子多年前被奸杀,女儿今次也受盡折磨,虽然可保沒有失身,但肿伤却遍
身皆是。
? ? (无论如何今天也不能放过他们!)
虽距离尚远,但莫督察却置诸不理的接连按下手枪的扳机。砰!砰!砰!
? ? 三下枪声,响彻寂静的夜空。
? ? 只见一个很庞大的身影,在枪声后缓缓倒下。
? ? 然后,前面的车子关上车门,随即绝尘而去。
? ? 翌日报纸头条,几乎全部都是报导有关「伊甸回归教会」的瓦解消息:<邪
恶教会未日!性虐狂牧师「马可」身中三枪当场死亡。><变态SM女牧师精神
分裂送院,另外两个疑犯在逃中,警方悬红五十万通缉。><有其父必有其女!
高级督察女儿智破极恶性犯罪组织。><高中女生成为本市英雄!破获伊甸回归
教会的神奇少女获颁发荣誉市民奖。>约翰勐地撕毁手上所有报纸。
? ? 「他妈的!他妈的!」
? ? 「幹甚么如此火爆?」
? ? 「大祭司,你竟问我为甚么?我们教会完了!竟然彻底败在了一个小女娃手
上!」